黑夜中的星星

占tag抱歉

呃…我一直沒有勇氣說出來,其實,和一些大大一樣,在下恐怕到考完大學都不會再更文了。

在這裡先和有在等更的各位說聲抱歉。

我知道我更文的頻率非常非常小,有時忘了有時忙,總而言之就是常拖更。但說沒有庫存了或是沒有靈感了,絕對都是真的。

說是要等到考完大學,其實也是明年一月底的事情了。在下是高二理科生,當初抱著試探性的想法選擇了理科(我們這屆比較特別點,高一下就分理科文科了),結果就是掛尾。在下想考的科系雖然是文科的,但錄取分數不比理科的一些科系低。在下是一個非常不會唸書的人。或許曾經是,但現在已經不是了。

雖然這麼說起來很不負責任,但是,等考完試了我一定會拼命地更,想盡辦法的把文寫完。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無題】深紅13

除了對不起之外還是對不起…

12~13間隔好久…












“…呃…那個,我還有報告要寫…”


“…我也得回訓練場了…”


“……”


“中佐你表示一下吧面無表情的我們不是少將看不懂啊!”


'再見。'


“總覺得好不爽…算了要我先走了不然君月跟三葉要催了,

紅蓮,你確定你沒事嗎?”


紅蓮點點頭。


“…我總覺得不能放心留中佐一個人…”


紅蓮仍然一臉無所謂的看著優隨便從書架上拿來的書,當兩人正在思考怎麼處理時,門鈴響起。


“來了~暮、暮人中將?!”筱婭一臉燦笑的開門,看見門口站的是暮人時臉上的笑容馬上消失並且迅速的退至安全,又能保護紅蓮的位置,進入了備戰狀態。


“?!”聽見暮人二字,優馬上站定在筱婭身邊,手握緊阿朱羅丸的刀柄,隨時準備出鞘戰鬥。


紅蓮在不知不覺間來到優的背後,一臉'你這傢伙來這裡幹嘛?'的表情看著暮人。


“……”暮人什麼話都不說,只是將自己的配刀雷鳴鬼取下,放在玄關的鞋櫃上。


“?!”兩人一臉難以置信,這是在表示自己沒有惡意的意思嗎?那個柊暮人嗎?!


紅蓮拍了拍優的肩膀。


“?!紅蓮!這傢伙之前…!”


'沒事,他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


不去理會優接下來要說什麼,手指勾動,示意暮人進屋。


“紅蓮!!”


“優君,走吧。”


“切!喂暮人!如果你敢對紅蓮怎麼樣我就殺了你!”優殺氣騰騰的指向暮人,說完便跟著筱婭離開了。


“……”


“……”


好尷尬…


紅蓮這麼想著,因為確定暮人不會加害於自己就放他進來

了…


“你現在還是不能說話?”


點頭。


“是嗎。”


“……”


屋內再次陷入沉默。


眼前的柊暮人,上身沒有只穿著軍服,就只有一件襯衫。


是放假嗎?他這個工作狂也會嗎?


紅蓮想的入神,沒注意到正緩緩接近自己的暮人。


“紅蓮。”


“?”


聽見自己名字而抬頭,喉嚨卻突然被人握住。


“!!”


呼吸仍然十分順利,喉嚨上的手馬上就離開了。


“?”不明所以的撫上自己的喉嚨,符咒?!引爆符嗎?!


“你現在說話看看。”


“我說你…欸?!”能說話了?!


“看來相當成功呢。”


“什麼相當成功…?”


“那符咒啊。我花了一段時間才弄好。”


“…謝謝。”


“不會。”


“……”


“……”


“暮人。”


“嗯?”


“…你到底來幹嘛的?”


“…不知道。”


“哈?!”


“想來就來了,想說順便把符咒給你。”


“你的腦子沒問題吧?”


“誰知道…可能吧?”


“你今天怎麼沒去辦公?不是很忙嗎?”


“父親大人叫我休息一天。”


“出錯了?”


“沒有。”


“那為什麼?”


“不知道。”


“……”


“……”


咕~


當紅蓮正在思考如何調侃暮人時,從深夜出門至今都沒有進食的肚子很不爭氣的發出了抗議。


“…唔”紅著臉低下頭。


“你要吃什麼?”


“你要幹嘛?”


“總覺得放你一個很危險,葵在上班。”


“…所以?”


“我做。有食材嗎?”說著,暮人站起身來,繞過紅蓮現在坐著的沙發逕自走進位於沙發後面幾步之遙的廚房。


“有咖哩的食材…等等你要做?!”緩慢的翻過身,紅蓮現在正趴在椅背上。


“怎麼?有意見?還是你不認為我會做菜?”一邊打量著廚房,一邊找尋圍裙和用具的暮人頭也不回的問道。


“…後者。”


“果然。”


“哼。”


【無題】深紅12

“那,我就走這邊吧~”


“等等,深夜大人!請不要單獨行動比較好。”


“我沒問題的啦,而且美十你們,明明就很有壓力,不是嗎?”


“唔…”


出發前深夜無意識顯露出的殺氣毫無疑問的給了所有人莫大的壓力。找到紅蓮時所有人都在場,出手術室時也是。不要說他們,連整個月鬼組的人都想讓那些吸血鬼痛苦不堪的死去。只是,整個月鬼的殺氣和剛剛深夜所顯露出的卻是天差地遠。


“儘管如此,還是請您不要單獨行動,如果您出了什麼事,我和小百合怎麼和紅蓮大人交代。”


“對、對啊!深夜大人,如果你出了什麼事,紅蓮那傢伙要怎麼辦?一個人也好,你就帶我們其中一個人一起去吧!”


“…那…你們有誰能單獨解決一隻吸血鬼的?”


“……”

“……”

“……”

“……”


“…沒有,對吧。”


“如果說,我帶了你們其中一個人走,結果後來被吸血鬼有意分散了怎麼辦?群體行動的其他人可能會活下來,然後跟著我走的那個人會死。”


又是沉默。


“然後,群體行動的其他人有極大的可能會因為人數過少導致全員重傷或是死亡。到了最後可能就只會剩下我一個人能活著回去。”


“但是…”


美十還想繼續說下去,卻被深夜硬生生的打斷。


“沒有可是,我就往這走了。不准跟上,這是命令。”


“深夜大人!!”


“我答應他了,最晚九點就會到家。”


“欸?”


“所以,趕快去偵察吧,我不想晚回家。”


“是、是!!”


過了許久,美十突然大喊一聲。


“啊!”


“怎、怎麼了?”


“剛剛深夜大人說的…”


“怎麼了嗎?”


“我們…不是應該要避免正面交鋒嗎…五士在不就簡單了嗎…”


“……”

“……”

“……”


“…只要他能依約回來,我才不管這麼多。”


“…小雨好帥…”


【無題】深紅 簡體版02

带大家逃离之后,小优非常不服抛弃红莲这项命令,在无视筱娅的阻止一次吞下二颗药丸之后,鬼虽然暴走、意识几乎幻灭,他却还有一丝意志--我要去救红莲。


他转身就冲回了刚刚才逃离的危险区域,小优是红莲带回来的孩子,对红莲来说,不管他再怎麼麻烦,他都像是弟弟或是儿子一般的存在。而对於不断失去家人的小优,给他生存目标、教他生存方法、剑术的红莲--虽然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但绝对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


总的来说,才刚脱离险境的众人,又必须为了小优和可能被救出的红莲陷入危险。


当时来找小优的米迦乐已经抵达名古屋市政府,他踏进几乎已成废墟的建筑,除了尸体之外他只在某个类似办公室的房间里找到了克罗里和他的两位随从,还有一个在第一次遇见小优时,被他刺穿胸膛的人类。


----似乎叫做…红莲?小优好像是怎麼叫他的。


他的双手被反绑,半蜷曲的倒在地上,地上还有斑斑血迹。


'似乎快死了…'


“哎呀~这不是米迦君吗~你怎麼会来这里~?”


“…这家伙…”米迦淡淡地看向红莲,表情没有任何一丝波动。


“啊~这人类是指挥官喔~我正想办法从他嘴里套出情报呢~但是好像都不怎麼有用就是了~”克罗里一手抓起红莲的头发,不管红莲吃痛的表情,像是领小狗一样几乎把红莲从地上领起来。


“…你…是…”似乎是因为多了一个声音,红莲吃力地张开眼睛。


“啊~终於说话了~米迦君~他好像认识你欸~”


“……”


“这是他从被抓住到现在的第一句话欸~”


余音未了,一声巨响转移了大家的注意。


“啊啦~还有人类吗~”他看了看红莲,“嘛~米迦君~这个人类就让你看著吧~虽然很麻烦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搞不好能套出什麼来呢~”他将红莲丢向米迦所站的位子“走吧~冯~贝琪~”


走掉了……


“喂…你…咳咳…是…米迦…对吧…咳咳…”红莲艰难的抬起头,想和眼前的人…不对,吸血鬼搭话。


“小优在哪里?”


“哈哈…果然…优那家伙…我让同伴…咳咳…带他离开了…咳咳…”


“你是小优的什麼人?”


“还真是…一直绕著…优…打转呢…”


“回答我。”


“那家伙从吸血鬼的城市逃出来之后…是我找到他的…也是我在…照顾他的…”


“所以你就利用他,做人体实验吗?”米迦蹲下身,掐住红莲的脖子让他和自己的视线同高。


“咳!”


“不用想挣扎了,这个距离在你拿到武器之前就会先被杀掉。”


“哈哈…暴露了吗?”


碰!又是一声巨响。


红莲很清楚那是什麼声音--吸血鬼被杀掉的声音。


“哎呀…搞不好会得救欸…欸?”红莲淡淡地将眼神飘向敞开的大门,却意外的看见一个人影飞了过去。


--白色的、红头发…克罗里?!


“克罗里大人!!”不知道是哪个随从的惊叫声,随后又是一声爆炸声。


--啊,猜对了。


'红莲!!'空洞的嘶吼声,红莲却能依稀听出是谁的声音。


“优?!咳!”下意识的将心里想的喊了出来,却引来脖子的一阵紧缩。


“你对小优做了什麼?!为什麼小优的声音会变成这样?!”大脑被愤怒与焦急充斥的米迦,更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咳!!什、什麼…都…咳…没、没做…”不妙,要缺氧了…红莲加快了挣脱的速度。


“骗人!!”


“我…咳…一、一直…都在…这、这里…”意识开始涣散,感觉自己就快交代在这里的当下,第一个浮上脑海的,不是自己喜欢了十多年的真昼,而是那个一头白发、有著一双吸引人的蓝色眼睛、脸上永远都挂著笑容、喜欢抱著自己睡觉、整天说著'我喜欢你喔,红莲。'的那个柊深夜。


啊啊,突然好想见他…


【無題】深紅 簡體版01

月鬼组的英雄、一濑红莲中佐昏迷不醒的消息早就在军中吵得沸沸扬扬了。


“听说中佐是为了让深夜大人他们撤退才被吸血鬼俘虏的。”


“不过中佐还是好可怜啊,被暮人大人当作弃子了…”


“欸你说话小心点!被别人听见了怎麼办?!”


“但是…”这是实话啊…


站在医院的转角处的深夜无意间听见了医院护士们的谈话,他回头望向了他刚刚才离开的病房。


作为养子,深夜的军衔是有名而无实的。自然而然的就没有什麼事情是需要他来处理的。为此,他认为待在涉谷其实没有什麼用,就很乾脆地无视红莲的意愿直接搬到红莲家里去了。


若是在之前,深夜喜欢去红莲那里串门子,不管红莲怎麼赶都赶不走。


对於军阶本来就没有多少想法的深夜现在却非常庆幸自己的有名无实,因为这样他就能不分昼夜的守在红莲身边了。


当时让鬼暴走的百夜优一郎都已经清醒过来了,身体也已经恢复了,红莲却迟迟没有醒来的象徵。


'深夜!由你继续指挥!把大家带走!!'


'走啊深夜!'


【快走】


'这是我最后的命令!给我活下去!小鬼们!'


'抱歉…'


这些,是深夜最后一次听见红莲的声音。


最后一句,还不是他本人说的。


当时的情景深夜还历历在目。


【無題】深紅11

…真心認為暮人的心裡活動不好拿捏…

這次的比較長((下次更就會等更長…@( ̄- ̄)@






















“…唉…”


在此同時,因難得得到休假許可而早早就離開辦公室回到自己住所的柊暮人深深地嘆了口氣。


隨意的將軍裝外套丟置在沙發上,直直的走進臥房,撲倒在柔軟的床墊上,將頭狠狠的埋進自己最中意的枕頭。


'暮人。'


'是。'


'你回去休息吧。'


'欸?父親大人,我才…'我才剛到辦公室不到半小時…


'回去吧,你最近心不在焉的。'


'沒、沒有這回事…'


'我知道你之前盯著一瀨紅蓮的病歷資料走神了一小時,也知道你拿刀去完一趟醫院之後的情形。'


'呃…'


'回去吧。'


'…是…'


“…欸…”


不知道是不是最一開始讓一瀨家落入帝鬼冷宮的原因,一瀨家對於柊家的人來說有很大的吸引力。


尤其是一瀨紅蓮這個人。


先不說早在將近二十年前就已經對紅蓮死心塌地的真晝。深夜,那個原本只能以和真晝結婚為目標而生存、本應和他是情敵的人都已經陷入一個叫做一瀨紅蓮的沼澤中。


原本只是中意他的個性、喜歡他眼裡的狂放不羈。


結果卻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上了他淡紫色的眼睛、不知不覺中想要擁有他、讓他只屬於自己一個人。


自己竟然也在不知不覺中陷了進去。


或許深夜也是這麼想的吧。

所以才刻意讓自己看見那一幕。


中學時期的深夜,不知為何,知曉暮人所有的行程,或許是為了偷偷地和紅蓮交換情報而不讓他發現,又抑或是在計算著讓他目睹一切的時機。


那天他正巡視著校園,當他正走過那條可謂必經之路的走廊時,他發現教學樓中間在陰影之中的小巷有兩個人影。


必經之路,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

只是那條路能180度觀察建築物後、那些不容易被發現的位置。能明確的看見是否有敵人潛伏在這些地方伺機行動。


但那一頭白髮叫人怎麼認不出來。


紅蓮和深夜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看他們身上的運動服,看來是體育課呢。

應該在體育課的兩人怎麼會出現在這?

正準備開窗對他們喊出心中疑問時,深夜有了動作。


他往前傾向紅蓮,將兩人本來就不長的距離更加的縮短了,紅蓮一臉厭惡的想要推開,但泛紅的耳根和游離的眼神卻暴露了他不是有心想要推開和他很緊張的這個事實。


暮人的視力很好,能看見紅蓮臉上不正常的紅潮和他眼神的游離,卻還是沒能聽見或看清他們到底說了些什麼。但,接下來的發展竟然讓他憎恨起自己良好的視力。


聽不見他們究竟說了什麼,但知道紅蓮很激動的回嘴,臉上的紅潮更加的明顯了。


深夜的手輕輕的撫上紅蓮的臉。


'吶,紅蓮。看著我。'


明明聽不見也看不清,聲音卻實實在在的傳進了自己的耳裡。


視線裡,紅蓮真的聽話的抬頭,定睛在深夜臉上。


'這樣的紅蓮也很可愛呢~'


'閉、閉嘴!才、才不可愛!'


'呵呵。'


深夜捧起了紅蓮的臉,然後親了下去。


他看見紅蓮倔強的皺眉、看見了他們糾纏在一起的唇舌、看見了紅蓮臉上那一絲絲的陶醉、看見了紅蓮抓緊深夜胸前衣服的雙手、看見了紅蓮被吻的發軟、被深夜環住的腰支、看見了雙唇分開後牽起的銀絲。


還看見了深夜看向自己這裡、像是炫耀般的眼神。


他就這麼站在那裡,直到他們離開、直到下一節課的上課鐘響、直到手上用來紀錄的板子被傳來碎裂的聲音才回神。


是什麼時候呢?

不知不覺的喜歡上那雙眼睛、不知不覺的喜歡聽見他的聲音、不知不覺的去追尋著他的一舉一動、不知不覺的輸給了深夜。


當他得知紅蓮被俘後,他在周圍都沒有人時激動的揪著深夜的領子質問他為什麼沒有保護好他、為什麼要留他一個人在吸血鬼那裡。


結果他激動的吼了自己:


'那為什麼你要命令他去送死?!八位始祖!!不知道多少個貴族!!你明知道這有多麼危險!!'


'因為我相信你們會活著回來。'


'?!'


'那時候,紅蓮說因為我相信了他,所以他也相信我。你們一個個都回來了,沒道理他那個比你們強的人會回不來…'


'暮人哥你…'


'我先走了,等等要去商討如何進行紅蓮的營救行動。'


'暮人哥…'


'你也準備準備吧,你要負責帶隊。也去通知一下百夜優一郎,他也要負責。'


語畢,他隨即轉身往會議室的反方向離開。


'那你呢?'


聽見身後深夜的追問,暮人罕見的停下腳步。


他雙手緊握著拳頭,深夜幾乎能聽見暮人的骨頭在喀喀作響,良久,他才吐出一句話:


'…我…似乎沒有這個資格呢。'


接著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不再理會身後人的叫喚。


其實暮人自己非常清楚,紅蓮不可能會成為自己的所有物。儘管聽令於自己,但他的心永遠不會放在自己身上。


嫉妒。


多麼醜陋的慾望。

這麼不可一世的柊暮人也有。

不是權力、不是聲望、不是財富、不是資質。

僅僅是在嫉妒能站在紅蓮身邊、能親自照顧他、能安撫他、能給他安全感的柊深夜。

拿著刀去找紅蓮也只是為了抑制住體內正慫恿著自己趁虛而入的鬼。

怎麼會不想去見他?


“…唉…”


“我…真遜。”


因為一瀨紅蓮而像個情竇初開的青少年,真的是…


“真不像我…”


這時,暮人體內的鬼正開心著進行著如何利用紅蓮來奪走暮人理智的計劃。

-

-

-

-

-

-

-


『十年來的計劃,終於有機會實踐了嗎?』


【無題】深紅10

拖了這麼就真是不好意思…上了高二後被摧殘的程度和高一沒得比…所有原本可能馬上就能想到的劇情都被課本講義扼殺了…













深夜走後二十分鐘,筱婭就來了。


“嗨嗨~紅蓮中佐~”


“……”


“啊啦~看見我寂寞難耐的中佐開心的說不出話來了嗎~”


“……”


“好啦,我不開玩笑了。紅蓮中佐,一點也好,告訴我吧。”


“唔…”


“我知道你不想讓柊深夜少將知道,也不想讓優君做出一些莽撞的事,但我真的想了解他們到底對你做了什麼,畢竟中佐你當天的反應…真的很令人擔心。我是不是上面派來的,紅蓮中佐你應該最清楚。”


“…唉…”紅蓮做出了寫字的動作,示意筱婭遞紙筆。


'我就只寫拷問的部份。'


“嗯。”


紅蓮寫字的速度比平常慢了許多,拿筆的手微微顫抖著,字卻不會凌亂歪曲。


筱婭耐心的等著紅蓮寫完,接過對方遞來的紙,筱婭瞪大雙眼。


“這…這…天啊…”


紙上寫的任何一種刑求方式,是連柊家都不曾用過的古老、殘酷的手法。


“我…天啊,我、我不會告訴少將的…”看著對方像是用盡力氣的往後一癱,她顫抖著捏緊了手上的紙張。


'謝謝。'慢慢的像是說話一樣的做出嘴型,對面筱婭的表情卻像是要哭出來一樣。


紅蓮伸手拿過另一張紙,'這些都只是工具而已,方式的話…我真的不好講,也不想說。如果真晝在的話可能會比較方便。'


“姐姐…嗎?”


'嗯。'


“中佐…你真的不覺得自己是被姐姐利用了嗎?”


紅蓮淺淺的笑了,'我知道啊。'


“那為什麼…?!”


'所以我才聽從暮人的指示,和盡量避免和她談話。'


“……”


'我知道她…或者是說她體內的鬼一直以來都在利用我。中學時的我傻傻地相信真晝不會這麼做,傻傻地認為她能放棄對鬼咒的執著和我一起離開。'


“但姐姐沒有這麼做,所以,你就殺了她嗎?”


'我才沒那麼可怕好嗎…當時我父親被挾,我被威脅說如果不殺了真晝,我父親和整個月鬼都會死,而當時我已經知道了那年聖誕節會發生什麼大事。'


“……”


'全人類和真晝、江山和美人。我只不過是選擇了江山,只不過是選擇了拯救全人類。'


“但代價就是被姐姐附身…嗎?”


'我和深夜談過了,如果有一天我被真晝奪走了意識、連他也沒辦法喚回我的話…'


“就殺了你?”


'嗯。我不喜歡背叛人,也不喜歡被人背叛。更不喜歡被人當成容器和傀儡。'


“但是,如果優君他…”


'遠離人類…對他或許會比較好。'


“…欸?!”


當紅蓮準備寫下下文時,玄關被人用力的打開了。


“喂紅蓮!我來看你了…筱婭妳妳妳妳怎麼!!”


當時聽見聲響的筱婭起身手忙腳亂的想要掩滅兩人談話的證據,結果一不小心拌到了自己的腳、往前一摔。正好摔進紅蓮懷裡,而紅蓮反射性的想起身接住摔過來的筱婭,結果膝蓋一軟,兩人就這麼一起跌坐在地上,成了現在優看見的場景。

--紅蓮的襯衫有些凌亂,雙手都用手肘撐著地面、筱婭則是幾乎整個人趴在紅蓮身上,雙腳跨坐在他的腰間,雙手還環著對方的脖子。


非常令人遐想的動作。


“筱、筱婭妳妳妳妳怎麼會跟紅紅紅、紅蓮那傢伙抱抱抱、抱在一起!!!”優紅著臉語無倫次的指著一臉無奈的兩人。


“…啊哈哈…誤會啊誤會…”


“…唉…”


【無題】深紅09

接下來的幾天,深夜從來沒有離開紅蓮超過五公尺。


紅蓮的復健進度進行的很順利,也不再對水那麼抗拒。飯也有好好吃,只是體重仍然沒有太大的變化。


但這幸福和諧的日子卻沒有辦法持續下去。


就在紅蓮基本上能自己扶著桌椅行走、拿筆寫字的時候,深夜接到了出征的命令。


只是單純的偵察行動,只有美十、小百合、時雨、五士和自己五個人。


因為紅蓮實際上並不記得自己當初是怎麼來到群馬的,只記得自己似乎曾經被帶到之前找到優的那個地方過。儘管目的在於營救人質,群馬縣仍是月鬼至今勘查最為遙遠的地區,但吸血鬼們在群馬是否有個據點卻也無從得知。只是最近在那附近出現了吸血鬼活動的痕跡,數量並不多,都些是二級武裝的非貴族吸血鬼,他們五人綽綽有餘。


深夜花了很大功夫才說服紅蓮讓自己出征。


“只是偵察而已啦,指令書上面有寫盡量避免正面戰鬥喔,我不會有事的,我下午或是晚上就會回來了。”紅蓮緊緊抓住自己的衣擺,頭低低的看不見表情。再加上深夜為難又心疼的表情和語氣,這畫面活像不希望父親出差只留他一人在家的小男孩和心疼兒子的為難父親在門口對峙的畫面。


儘管昨天就已經和紅蓮說過了、對方也勉強答應了。在出門前對方卻又不願意讓自己跨出玄關。


深夜最近逐漸開始意識到,自己就是他救一命的浮木。如果連救命的浮木都消失了,紅蓮自己必定死路一條。所以他才不顧一切的緊緊抓住自己。


心臟突然像是被重擊一樣,疼的誇張。


眼看集合時間就要過了,深夜嘆了口氣,轉過身輕啄對方的雙唇,和他十指相扣,“我不會有事,聽話。”


“唔…嗯…”看著紅蓮不滿、卻帶著紅暈的臉,他嘴角微微上揚。這招對付他特別有用,從以前到現在一直如此。


“好啦,我要遲到了。我保證最晚九點就會回來了,好嗎?紅蓮就乖乖的在家等我回來吧。我會讓優一郎君和筱婭來陪你。”


“…嗯。”


伸手將對方攬入懷中,安慰的撫摸著後腦杓。感覺到對方緩慢的伸手回擁自己後,有意的收緊雙手。


--他知道這樣能給與對方無限的安全感。


“那,我出門了。”


“……。”


“我會小心的,沒事。”


等聽見對方將門關上的喀答聲後,一直保持著微笑的臉瞬間垮了下來。周圍的氣溫似乎比剛剛低了幾十度。


“啊啦,深夜大…”一向樂天的五士招呼還沒打完,背後的溫度瞬間降到冰點。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根手指也無法移動,雙腳被死死的定住、卻又微微顫抖著。像是被盯緊了的獵物,在死前才後知後覺的發覺危機。


一旁的時雨冷汗直流,捂著胸口困難的喘氣、美十和小百合差點膝蓋一軟直直跪了下去。將近十年的戰爭人生,各式各樣的殺氣他們都見過,悲壯的、憤怒的、戲謔的,卻從沒見過這麼冷冽、對對方恨之入骨、發自內心的殺意。


意識到自己的殺氣太過明顯,深夜緩緩吐出一口氣。


“抱歉~我遲到了嗎?”


【無題】深紅08

當天晚上,深夜特別拜託小百合下廚做咖哩,不管醫生說過這對於紅蓮來說仍然屬於刺激性的食物,他只希望對方能吃些東西,哪怕只有一口也好。


做完飯的小百合表示還有要事處理,匆匆忙忙的離開了,只剩下兩人。


“紅蓮,”坐在對面的深夜將盤子推向對方,“吃一點吧。”


“…唔…”那天放縱自己弱小的後果讓紅蓮現在幾乎沒有辦法講出一個完整的詞。只能像個呀呀學語的嬰兒一樣發出簡單的音節。


“不可能不餓。紅蓮,你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吃飯了。”


“……”紅蓮仍然盯著桌上的盤子,手臂不明顯的動了動。深夜自然沒有放過這些微的動靜。


“我喂你吧,”深知對方的握力還沒恢復,深夜拿起湯匙,先是在嘴邊吹了吹才湊近對方,戲謔的說,“來,啊~”


“……”像是鬧彆扭的瞪了下對方,但仍然聽話的張開嘴讓對方喂。


見對方終於願意吃飯,深夜的微笑越發越燦爛,這讓紅蓮由不得紅了耳根。


這一喂一張嘴的動作一直來回,等到眼前的盤子見底時已經過去了40分鐘。在這段時間裡,深夜也三兩下的解決了一盤咖哩飯。


“說不餓,還不是一樣吃完了~”將兩人的盤子放進廚房裡的水槽,打算晚點再來洗。


“…呀…!”


“好啦好啦算我逼你吃完的。不過我很開心喔,紅蓮終於肯乖乖吃飯了。”像是獎勵小孩一樣,深夜將手放上紅蓮的頭頂揉了揉。


“……”看見對方逐漸接近的手掌,反射性的想要躲開。自己卻狠狠的抑制住準備移動的身體,乖乖的讓對方將手放上自己的頭頂。


“…欸?”原本以為會聽見不滿的發聲,卻意外的看見了對方害羞地漲紅了臉。


被人像這樣揉頭頂的動作只有自己的父親做過。


感覺自己被當成小孩對待,紅蓮又羞又氣的想打開對方的手,卻又矛盾的貪戀著對方掌心的溫度。


'騙人的吧…?'


這麼想著,深夜的手像逗弄小貓的再次揉了揉對方柔順的捲髮。


'騙人的…這絕對是騙人的…我在作夢對吧…'


看見對方真的像是小貓一般的咪起雙眼,頭甚至不自覺地更往自己這邊蹭了蹭,我們的柊深夜少將心中頓時萬馬奔騰。


'天啊…不行了…超可愛的…我死而無憾了…'


伸手摟住對方,深夜將頭抵在對方肩頭,激動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西…西嗯…牙…?”見對方的肩膀抖的誇張,卻一句話也不說,紅蓮擔心的、艱難的喚了喚對方。


“!!!”聽著對方從喉嚨艱難發出的聲音,發現到對方是在喊著自己的名字,深夜幾乎整個人攤了上去,“…紅蓮…”


“……?”


“我……”好想做…


“?”


“…沒事喔,沒事了。”


用盡全身的力氣壓抑住想推倒對方的衝動後,深夜再次將紅蓮橫抱起來。


“?!”


“去洗澡吧。”


“……。”


“……”


等到了浴室之後,深夜更是加深了要親手手刃那些吸血鬼的想法。


鬼咒裝備擁有者的傷口會自己癒合,通常不會留下太過明顯的傷痕,而當初紅蓮身上那些怵目驚心的傷痕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因為身上的傷痕還沒有完全癒合不能碰水的關係,之前深夜都是在趁著紅蓮睡著的時候幫他擦拭身體。現在好不容易能碰水了,深夜打算讓紅蓮泡個熱水澡。


但是,


在大致洗完身體準備將對方抱進浴缸裡時,紅蓮卻緊緊抱住深夜的脖子,絕不是害怕掉下去、也不是在害羞,似乎是在怕水。


“…紅…蓮?”


…只不過是一浴缸的水而已…竟然…


對方的雙手不知是因為還沒恢復導致的,還是因為害怕而顫抖著。


“沒事喔。”深夜暗暗的咬住下唇。莫約一分鐘後,深夜不顧對方意願的將他放進了滿水的浴缸。在紅蓮準備開始掙扎時,深夜一起坐進了浴缸內與其面對面。


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衣物是否濕透,深夜伸出手,輕輕磨娑對方恐懼又帶著些許驚訝的臉,“沒事喔,我在這裡。沒事喔,別怕。”


對方溫柔的聲線像是有魔力一般,紅蓮漸漸停止了掙扎。深夜說的'我在。'是目前對紅蓮來說最好的鎮定劑。

一個浴缸裡坐著兩個身高超過一百八的男人,原本剛好切齊浴缸的水早就不知道滿出多少。


看著對方露出水面的肩頭因為熱氣的關係微微泛紅,深夜將上身的襯衫脫下,讓對方穿上。


“…?”


還在思考著對方的意思,就再次被拉進深夜溫暖的胸膛。深夜一絲 不掛的上身人讓紅蓮能清楚地聽見他規律的心跳。


“…聽見了嗎?我還活著喔,紅蓮也還活著喔。這裡沒有吸血鬼,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


“沒事了喔,我在這裡。紅蓮什麼都不用怕。”


“……”


“什麼都不說也沒關係,我不會逼你去想、去回憶。紅蓮只要趕快恢復健康就好。我會一直待在這裡,你不點頭我哪都不去。”


“但是如果你想說,想告訴我。我會聽。”


“不管他們對你做了什麼,我都不會離開你,我還是會繼續愛著你,紅蓮一樣是紅蓮。”


“所以,沒事了。這次我會保護你的,不要再去害怕。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我在。”


“……嗯。”



後來紅蓮並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床上的,他只記得那一晚,是他清醒至今睡得最安穩的一晚。


【無題】深紅07

考完啦~~((人乾

趕緊來更渣文……






兩個星期後紅蓮就出院了。


雖然醫生建議延長對於紅蓮身體狀況的觀察期,畢竟失去黑鬼裝備讓他自己療癒傷口的速度和效率減低不少。就算現在沒事,但天知道還會有什麼後遺症。但是紅蓮卻硬是要出院,深夜拿他沒辦法,只好順著他了。


那天的事情,兩人都默契的不再去提起。


復健所需的器材,只要是可攜式的、能擺進家裡的,深夜都擺進去了。


紅蓮出院那天幾乎全月鬼組都到了門口迎接,然後全又被紅蓮給轟了回去。


“'有時間來這裡還不如回去做事!現在全部都給我回到工作崗位上!!'紅蓮中佐是這麼說的哦~快點回去吧~好好工作喔~”


因為紅蓮怎麼樣都不願意坐輪椅,之前復健也都刻意著重在腳部肌肉,所以他勉強算是自己走出醫院大門的。如果說全身重量都放在深夜身上、被牽著手扶著腰緩慢前進也能算是的話。


只是離開眾人視線範圍後就被深夜半強迫的橫抱上了對方的當時在殲滅任務時不知從哪弄來的拉風跑車。


---雖然外表上看起來和之前沒有什麼變化,但這五個月以來,紅蓮的體重卻是直線下降的。前天好不容易被允許吃些實質食物,對方卻幾乎什麼也沒吃。


深夜之前一直希望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將紅蓮橫抱起來,但當真正達到目標的時候卻怎麼都開心不起來。


紅蓮都不曾允許對方在大庭廣眾下做些過於親暱的舉動,有時候甚至還會因為咬耳朵時靠太近被抱怨,只有在對方或是自己的辦公室內、沒有其他人在時才會被允許做些不超尺度的動作。當然回到家裡就另當別論。


但現在他意識清醒,卻乖乖待在自己懷裡、任由自己將他橫抱上車。在醫院時也是,雖然漸漸不再反抗肢體接觸、也正在習慣醒來第一眼見到的不是自己,但在一開始,紅蓮卻極度害怕自己離開。若是在半夜因惡夢驚醒,嚴重時需要自己一起躺上床、被抱著才能再次入睡,比較輕微的就得握住手才能勉強的闔上眼。


到底是受到了多大的精神創傷才將那狂妄卻又容易害羞、傲嬌的人變成這樣順從又脆弱的孩子的?


一瀨紅蓮的臉上永遠都帶著一副面具,這是眾所周知。


面具底下脆弱的一面從來都只在自己面前展現。在外人面前,不管多麼難過、多麼害怕,都是一臉淡定、不屑一顧的樣子。


對方也不是從來都沒有擔心過自己、對自己鬧彆扭的時候多多少少還是有,只是會戴上小小的面具,儘管都會被自己識破。


但是現在,面具卻漸漸出現裂痕。似乎不適時的拿下就會崩壞似的。心理上的恐懼讓他沒有辦法長時間維持高傲的樣子。


此時,深夜暗暗下定決心,要親手殺了那些曾經拷問、虐待過紅蓮的吸血鬼。


關於被俘虜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紅蓮隻字未提。只有淡淡的表示當時自己身上的衣服是百夜米迦爾拿給他的。對方雖然冷淡,卻時不時的關照自己。他外表雖然成了吸血鬼,但仍然擁有屬於人類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