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星星

【無題】深紅06

快考試是一回事,渣文碼完了又是一回事…

先發再說。



“吶,紅蓮,起來了喔,你睡太久了。”


“……”


深夜將手撫上對方的眼,輕輕的撥開額前的頭髮,柔聲的呼喚卻沒有回應。


“紅蓮。”再次呼喚了聲他的名之後,深夜突然感覺到一陣不對勁。


被深夜握住的手有些動靜。


“紅蓮?”這次換來的是眼瞼的輕顫。


“紅、紅蓮?”深夜的聲音欣喜地顫抖。


紅蓮緩緩睜開雙眼,將頭轉向聲音的出處。


“深…夜?”眼睛花了一點時間才對焦上對方的一頭皓髮和擔心卻難掩欣喜的臉,久未發聲的喉嚨有些沙啞。


“太、太好了…你、你等一下,我、我去叫醫生…”說完,準備鬆手轉身離開時,手上的力道卻被加重了些。


深夜驚訝的回過頭,卻看見了紅蓮眼裡的恐懼。


“紅蓮,我就在門口,好嗎?沒事的,你現在已經沒事了喔,我在這裡,我在。就門口,好嗎?”


“…嗯。”


得到允許的深夜輕輕在紅蓮額頭落下帶著安慰性質的吻,便起身到門口喊了醫生。


“紅、紅蓮大人??!!”醫生幾乎是滑壘進來的,“太、太好了…屬、屬下馬上為您檢查…要叫百夜優一郎特別二等兵等人來嗎?”


見紅蓮點了點頭,一旁的護士急急忙忙的又出去了。


當優衝進病房的時候紅蓮的檢查剛好結束,紅蓮正靠著深夜的幫助從床上坐起來。原  一瀨紅蓮隊已經站在床邊了,筱婭也在。


“紅、紅蓮?”這是紅蓮在醒來之後第七次有人結巴的喊著他的名字。


紅蓮用沙啞的聲音應了一聲。


“紅、紅蓮…嗚啊啊啊啊啊!”優哭喊著抱住紅蓮,“我、我還以為我又要失去家人了…嗚嗚嗚嗚…”


“……”紅蓮輕輕的拍了拍優的後背。


“'你這小鬼怎麼還是這麼愛哭啊?'紅蓮是這樣說的喔。”深夜忍著笑說道。


“我哪有!欸?!”


“紅蓮的聲帶受了點傷,被醫生吩咐了盡量避免說話。”


“那…為什麼…”


“為什麼知道紅蓮在想什麼?我們認識很久了嘛,關係好到心靈相通囉!”說完就被紅蓮狠狠的瞪了一眼。


“欸--這明明就是事實啊~”開心的湊近了些,對方像是賭氣般的撇過了頭。


幾分鐘後,暮人進來了。


“你這分家的廢物,命還真硬啊。”


“紅蓮才不是…!”優憤怒的準備衝上前,卻被紅蓮按住。


“'真是不好意思,中、將、大、人。'紅蓮是這麼說的。”移開對著紅蓮的視線,深夜有意無意地加重了中將大人幾個字。


“柊深夜,你什麼時候成了他的發話桶了?”暮人不滿的瞟像一旁的深夜。


“沒辦法嘛,誰叫紅蓮的聲帶受傷了呢。”


“算了。那麼紅蓮,你有反向得到什麼情報嗎?”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被問到的那一瞬間,紫瞳瞪大,雙手指節發白地緊緊抓住棉被,頭低著,肩膀不自然的顫抖。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他這不尋常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只要是和紅蓮共事過一段時間的人,都會知道紅蓮很擅長演戲、說謊和遮掩感情,但是現在眼前的舉動,絕對不會是演戲。


“……暮人哥,你下次等紅蓮穩定下來再來吧。”深夜的眼神裡帶著不容拒絕的堅定。


暮人淡淡地瞟向深夜,再看向紅蓮,便一言不發的轉身離去。


暮人走後,深夜馬上湊近顫抖著的紅蓮,“紅蓮?沒事吧?”


“紅蓮…?”優將手放上紅蓮的肩膀,原本想要安撫情緒的手卻成了反效果。


“嗚…不…!!”手搭上的那一秒,紅蓮突然像是觸電一般整個人彈了起來,驚恐地將搭在肩上的手拍開。


“紅蓮?”優輕輕喚了聲,眼裡盡是難以置信。


“抱歉,你們今天能先回去嗎?”看著明顯不對勁的紅蓮,深夜柔柔地下了逐客令。


等所有人都離開了以後,深夜一手抓住了紅蓮緊握棉被的手,紅蓮更加激烈的想將手抽回。但是幾個月沒有活動的肌肉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


“紅蓮,是我。”深夜將臉湊近,“紅蓮,看著我。”


紅蓮有些害怕的看進深夜的雙眼--自己在這兩個月以來一直希望能夠再次看見的人就在身邊。沒有吸血鬼、沒有刑具、沒有拷問、沒有來自真晝的蠱惑,就只有深夜。


深夜在這裡,就在眼前。想到這裡,紅蓮心中的恐懼開始一點一滴的褪去。


見紅蓮漸漸緩和下來,深夜手上一個施力,將紅蓮拉進懷中,用力地抱緊。“沒事了,我在這裡。”


“……”被熟悉的溫度環住,熟悉的味道充斥著鼻腔。一旦緊繃的精神狀況得到放鬆,所有情感就會同時湧上。紅蓮感覺眼淚就快奪眶而出。兩個月以來的無助、思念、恐懼、痛苦就快淹沒紅蓮的大腦。於是他費力的將雙手環上深夜--這個帶給他無限安全感的人的後背,並緊緊抓住他背後的布料。


接著,他放任自己弱小的一面展現在深夜眼前。


大概是他有意識以來第一次這樣大哭。


雖然聲帶可能因此恢復期要更往後延,但他管不了那麼多,此時此刻,他只想要在他懷裡發洩心中的恐懼與不安、只想要享受對方溫暖的懷抱。


深夜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精神崩潰的紅蓮。


不是沒看過他哭,但那都是靜靜的落淚、都是為了自己沒能好好保護家人而流下的眼淚。


紅蓮看似堅強,但他事實上卻比任何人都要來得脆弱,害怕同伴家人的死亡、害怕失去任何人、害怕被背叛,是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


紅蓮沙啞的哭聲幾乎撕裂深夜的心。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


“沒事了,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沒事了,沒事了…”深夜一直重複著同樣的幾句話,直到對方哭累了在自己懷中睡著。在將紅蓮放回病床上、蓋好棉被之後,他輕柔地拭去對方眼角的淚水,在眼瞼上再次落下一吻。


【無題】深紅05

在那之後又過了三個月。

暮人也不是沒有打算就這樣順便除掉紅蓮這個後患,卻沒有成功。

當時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一聽說暮人想要解決紅蓮,沒有急事的人全數擋在紅蓮的病房前,其中甚至包含了月鬼組的傷患,除了深夜和筱婭以外的柊家人一律禁止進入。

'怎麼,你們難道想違背我們柊家?'暮人將刀抵在了站在最前方的醫生脖子上。

'恕屬下無禮,但是暮人大人以及柊家的大人們一律不得進入。'說話的醫生叫木暮幽平,算是在醫院裡舉足輕重的重要人物。

'喔?'

'紅蓮大人對我們來說是精神上的象徵,即使是暮人大人也不能將其奪走。如果您執意要取走紅蓮大人的性命,請先殺了屬下。'此話引起眾人的共鳴。

'為什麼對紅蓮那麼執著?'

'請問,暮人大人您能叫出屬下的名字嗎?不一定是屬下的也行,請問您能叫出在場人的名字嗎?'

'……'

'我們,都幫柊家的大人們治療過喔。'

'……'

'但是,整個軍隊,包含月鬼組裡,只有紅蓮大人能叫出我們所有人的名字。'

'…那又怎樣?'

'我們醫護人員對大人來說只是個小角色,誰死了都沒關係,只要有人能替補就好。但是,紅蓮大人讓我們覺得就算是為了人類而死也沒有關係,因為會有人為我們難過、會有人記住我們的名字。'

'……'

'屬下能做到今天的職位,也是因為紅蓮大人給了屬下繼續為月鬼組效命的理由。'

'……'

'暮人大人,我們的命,都是紅蓮中佐救回來的,沒有紅蓮大人,就沒有我們、就沒有月鬼組。如果您仍然執意取紅蓮中佐的性命,也請先殺了我們。用我們所有人的命換到一個紅蓮中佐,我們不會後悔。'這次說話的是一個軍人,他的語氣堅定,身體卻是傷痕累累,需要被人攙扶才能站立。

'…呵…'暮人聳聳肩,將刀入鞘,轉身離去。

紅蓮固然為患,但殺那麼多菁英份子只為紅蓮一人,似乎有點不太值得。

柊家雖然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但深得民心的卻是身為分家的一瀨紅蓮。多麼諷刺。

【無題】深紅 04

“少、少將!!前、前方出現一個貴族!!”


“衝過去!!以我們的人數,能贏!!”


--啊,就是他。


米迦一個瞬步,直接來到深夜面前。


“!!”眾人瞬間備戰。


“'抱歉。'”面無表情,但眼睛卻直直的看進深夜的眼。


“欸?”對於眼前吸血鬼的話,深夜完全沒有頭緒。


“我是來傳話的。剛剛那是那個叫紅蓮的人類要我跟你說的。就這樣。”語畢,米迦腳下一個施力,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眼前的白色身影離開之後,深夜膝蓋忽然發軟,重重地跪了下去。


他懂了,他懂了紅蓮想表達的是什麼。


“少將大人!!”


“紅蓮你…”不去理會部下的驚呼和關心,深夜將手掌蓋上雙眼,聲音竟有些哽咽,“你這笨蛋…不要死啊…”



兩個月後,任務中的原   一瀨紅蓮隊在距離名古屋一個縣市外的群馬發現了穿著黑色襯衫的紅蓮---瀕臨死亡的倒在路邊,脖子上還有兩個小孔---這是被吸血鬼吸過血的證明。身上的衣服似乎是吸血鬼的。


紅蓮的身體冰冷,臉色慘白,雙眼緊閉著。身上的新舊傷痕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如果不是因為還感覺的到一點微弱的心跳,深夜都要認為他死了。


他是自己逃出來的,還是因為沒了利用價值被吸了血後當作屍體扔出來的,沒有人知道。


深夜他們馬上以最快的速度帶著紅蓮回到新宿的暫時基地急救。


在急救過程中,紅蓮的心跳停止了2次。


或許是因為長期沒有接觸自己的鬼咒裝備,紅蓮的復原情形並不理想。脫離危險期之後,他們將紅蓮轉到了醫療設備較為完善的關東總基地---那個,暮人拋棄三百多同伴後前往的地區。


【無題】深紅03

“紅蓮!!”不知不覺中,優早已來到門口。


“小、小優!!”米迦欣喜的起身鬆開紅蓮脖子上的手,往門口看去。原本想要往前踏出的腳卻硬生生地往後退了一步。


鬼咒幾乎佈滿了優的全身,臉上兩行血淚。很是駭人。


脖子獲得釋放的紅蓮一陣咳嗽,胸口劇烈的起伏、大口的呼吸著空氣。


“吸血鬼!!”不做任何停留,優一個瞬步就往米迦砍去。


“等、等等,小優!我是米迦啊!”米迦被動地不停閃躲“小優!!”


“閉嘴去死吧!吸血鬼!!”趁著米迦剛剛著地、還沒穩住身形的間隙,優一刀刺向米迦。


自知難逃的米迦,認命地閉上雙眼。


刀刃穿透身體的聲音,刺痛了米迦的耳膜。


預期的疼痛卻沒有降臨。


緩緩睜開緊閉的眼,米迦愣住了。


刀尖就停在他眼前不到五公分的距離。


“你…為、為什麼…”米迦顫抖著聲音,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紅蓮嘔出了一口血,優的劍穿過了紅蓮的左腹。


“你…是優最重要的家人…對吧?就這點…理由就很充分了…”紅蓮沒有回頭。他的雙手已經自由了。


“優,看著我…”紅蓮輕輕的擁住眼前的孩子,安慰性的將手放在他的頭上來回摸了幾次。


“紅蓮!為什麼!!”幾乎是在說話同時,優的眼淚湧出。


鬼咒慢慢的褪去,阿朱羅丸暫時的將主導權還給了優。


“你…先看看…我後面的人是誰?”


“米、米迦…?!”


“嗯。現在,把劍,拔出來。”短短的回應後,紅蓮將手覆上優握劍的雙手。


“然後,離開這裡。越遠越好,不要再回來了。”


“不、不要!!是你…是你叫我不要放棄的!是、是你叫我要好好活下去的!!現在你又要我放棄家人一個人逃走…我、我不要!!”


米迦重重地頓了一下。


“我能贏的!我能帶你出去…”


“優,你聽話…”


“不要!我不要!!”優像個孩子一樣,拼命地搖晃著頭,“我能贏他,只要阿朱羅丸給我力量的話…”


“不行!過度渴求力量的話,會變成鬼的!所以,優,聽話…我有我的計劃…所以…”


“啊啦~打擾到你們的家庭聚會了嗎~”輕浮的聲音無預警的出現在門口。


“可惡…唔…”紅蓮直接將劍抽離身體,用力的將優推開,“優,現在!走啊!”


“我、我贏給你看!!”三兩下從地上爬了起來,腳下一蹬,直直地往克羅里衝去,“阿朱羅丸!給我力量!!”


“笨蛋!!不可以!!”


一陣激戰,克羅里完全佔盡上風。


在紅蓮看見過分渴求力量的優頭上出現角的瞬間,絕望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又來了。


又有人在我面前變成鬼了。


紅蓮不禁開始想像,如果現在是深夜在他面前變成了鬼,自己又會怎麼做。


“開始進入鬼箱的倒數計時吧,鬼箱王”君月微小的聲音喚回了紅蓮的意識。


“君月!帶優離開這裡!現在!!”


“這是我最後的命令!給我活下去!小鬼們!!”


在君月將優關進鬼箱、離開建築後,紅蓮再次的被綁了起來。


“吶…你能,幫我傳個話嗎?”紅蓮低著頭,看不見表情。


“要說什麼?”米迦面無表情地看向紅蓮。


“哈哈…幫我,跟那個白色頭髮的傢伙說聲'抱歉。'”


“就這樣?”


“嗯。就這樣。”紅蓮現在的微笑,比哭還難看。


【無題】深紅02

帶大家逃離之後,小優非常不服拋棄紅蓮這項命令,在無視筱婭的阻止一次吞下二顆藥丸之後,鬼雖然暴走、意識幾乎幻滅,他卻還有一絲意志--我要去救紅蓮。

他轉身就衝回了剛剛才逃離的危險區域,小優是紅蓮帶回來的孩子,對紅蓮來說,不管他再怎麼麻煩,他都像是弟弟或是兒子一般的存在。而對於不斷失去家人的小優,給他生存目標、教他生存方法、劍術的紅蓮--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但絕對是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總的來說,才剛脫離險境的眾人,又必須為了小優和可能被救出的紅蓮陷入危險。

當時來找小優的米迦樂已經抵達名古屋市政府,他踏進幾乎已成廢墟的建築,除了屍體之外他只在某個類似辦公室的房間裡找到了克羅里和他的兩位隨從,還有一個在第一次遇見小優時,被他刺穿胸膛的人類。

----似乎叫做…紅蓮?小優好像是怎麼叫他的。

他的雙手被反綁,半蜷曲的倒在地上,地上還有斑斑血跡。

'似乎快死了…'

“哎呀~這不是米迦君嗎~你怎麼會來這裡~?”

“…這傢伙…”米迦淡淡地看向紅蓮,表情沒有任何一絲波動。

“啊~這人類是指揮官喔~我正想辦法從他嘴裡套出情報呢~但是好像都不怎麼有用就是了~”克羅里一手抓起紅蓮的頭髮,不管紅蓮吃痛的表情,像是領小狗一樣幾乎把紅蓮從地上領起來。

“…你…是…”似乎是因為多了一個聲音,紅蓮吃力地張開眼睛。

“啊~終於說話了~米迦君~他好像認識你欸~”

“……”

“這是他從被抓住到現在的第一句話欸~”

餘音未了,一聲巨響轉移了大家的注意。

“啊啦~還有人類嗎~”他看了看紅蓮,“嘛~米迦君~這個人類就讓你看著吧~雖然很麻煩但是如果是你的話搞不好能套出什麼來呢~”他將紅蓮丟向米迦所站的位子“走吧~馮~貝琪~”

走掉了……

“喂…你…咳咳…是…米迦…對吧…咳咳…”紅蓮艱難的抬起頭,想和眼前的人…不對,吸血鬼搭話。

“小優在哪裡?”

“哈哈…果然…優那傢伙…我讓同伴…咳咳…帶他離開了…咳咳…”

“你是小優的什麼人?”

“還真是…一直繞著…優…打轉呢…”

“回答我。”

“那傢伙從吸血鬼的城市逃出來之後…是我找到他的…也是我在…照顧他的…”

“所以你就利用他,做人體實驗嗎?”米迦蹲下身,掐住紅蓮的脖子讓他和自己的視線同高。

“咳!”

“不用想掙扎了,這個距離在你拿到武器之前就會先被殺掉。”

“哈哈…暴露了嗎?”

碰!又是一聲巨響。

紅蓮很清楚那是什麼聲音--吸血鬼被殺掉的聲音。

“哎呀…搞不好會得救欸…欸?”紅蓮淡淡地將眼神飄向敞開的大門,卻意外的看見一個人影飛了過去。

--白色的、紅頭髮…克羅里?!

“克羅里大人!!”不知道是哪個隨從的驚叫聲,隨後又是一聲爆炸聲。

--啊,猜對了。

'紅蓮!!'空洞的嘶吼聲,紅蓮卻能依稀聽出是誰的聲音。

“優?!咳!”下意識的將心裡想的喊了出來,卻引來脖子的一陣緊縮。

“你對小優做了什麼?!為什麼小優的聲音會變成這樣?!”大腦被憤怒與焦急充斥的米迦,更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咳!!什、什麼…都…咳…沒、沒做…”不妙,要缺氧了…紅蓮加快了掙脫的速度。

“騙人!!”

“我…咳…一、一直…都在…這、這裡…”意識開始渙散,感覺自己就快交代在這裡的當下,第一個浮上腦海的,不是自己喜歡了十多年的真晝,而是那個一頭白髮、有著一雙吸引人的藍色眼睛、臉上永遠都掛著笑容、喜歡抱著自己睡覺、整天說著'我喜歡你喔,紅蓮。'的那個柊深夜。

啊啊,突然好想見他…

【無題】深紅01

33捏它,34話和自創的走向,簡單來說就是會很亂。



月鬼組的英雄、一瀨紅蓮中佐昏迷不醒的消息早就在軍中吵得沸沸揚揚了。


“聽說中佐是為了讓深夜大人他們撤退才被吸血鬼俘虜的。”

“不過中佐還是好可憐啊,被暮人大人當作棄子了…”

“欸妳說話小心點!被別人聽見了怎麼辦?!”

“但是…”這是實話啊…


站在醫院的轉角處的深夜無意間聽見了醫院護士們的談話,他回頭望向了他剛剛才離開的病房。


作為養子,深夜的軍銜是有名而無實的。自然而然的就沒有什麼事情是需要他來處理的。為此,他認為待在涉谷其實沒有什麼用,就很乾脆地無視紅蓮的意願直接搬到紅蓮家裡去了。


若是在之前,深夜喜歡去紅蓮那裡串門子,不管紅蓮怎麼趕都趕不走。


對於軍階本來就沒有多少想法的深夜現在卻非常慶幸自己的有名無實,因為這樣他就能不分晝夜的守在紅蓮身邊了。


當時讓鬼暴走的百夜優一郎都已經清醒過來了,身體也已經恢復了,紅蓮卻遲遲沒有醒來的象徵。


'深夜!由你繼續指揮!把大家帶走!!'


'走啊深夜!'


【快走】


'這是我最後的命令!給我活下去!小鬼們!'


'抱歉…'


這些,是深夜最後一次聽見紅蓮的聲音。

最後一句,還不是他本人說的。


當時的情景深夜還歷歷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