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星星

【無題】深紅06

快考試是一回事,渣文碼完了又是一回事…

先發再說。



“吶,紅蓮,起來了喔,你睡太久了。”


“……”


深夜將手撫上對方的眼,輕輕的撥開額前的頭髮,柔聲的呼喚卻沒有回應。


“紅蓮。”再次呼喚了聲他的名之後,深夜突然感覺到一陣不對勁。


被深夜握住的手有些動靜。


“紅蓮?”這次換來的是眼瞼的輕顫。


“紅、紅蓮?”深夜的聲音欣喜地顫抖。


紅蓮緩緩睜開雙眼,將頭轉向聲音的出處。


“深…夜?”眼睛花了一點時間才對焦上對方的一頭皓髮和擔心卻難掩欣喜的臉,久未發聲的喉嚨有些沙啞。


“太、太好了…你、你等一下,我、我去叫醫生…”說完,準備鬆手轉身離開時,手上的力道卻被加重了些。


深夜驚訝的回過頭,卻看見了紅蓮眼裡的恐懼。


“紅蓮,我就在門口,好嗎?沒事的,你現在已經沒事了喔,我在這裡,我在。就門口,好嗎?”


“…嗯。”


得到允許的深夜輕輕在紅蓮額頭落下帶著安慰性質的吻,便起身到門口喊了醫生。


“紅、紅蓮大人??!!”醫生幾乎是滑壘進來的,“太、太好了…屬、屬下馬上為您檢查…要叫百夜優一郎特別二等兵等人來嗎?”


見紅蓮點了點頭,一旁的護士急急忙忙的又出去了。


當優衝進病房的時候紅蓮的檢查剛好結束,紅蓮正靠著深夜的幫助從床上坐起來。原  一瀨紅蓮隊已經站在床邊了,筱婭也在。


“紅、紅蓮?”這是紅蓮在醒來之後第七次有人結巴的喊著他的名字。


紅蓮用沙啞的聲音應了一聲。


“紅、紅蓮…嗚啊啊啊啊啊!”優哭喊著抱住紅蓮,“我、我還以為我又要失去家人了…嗚嗚嗚嗚…”


“……”紅蓮輕輕的拍了拍優的後背。


“'你這小鬼怎麼還是這麼愛哭啊?'紅蓮是這樣說的喔。”深夜忍著笑說道。


“我哪有!欸?!”


“紅蓮的聲帶受了點傷,被醫生吩咐了盡量避免說話。”


“那…為什麼…”


“為什麼知道紅蓮在想什麼?我們認識很久了嘛,關係好到心靈相通囉!”說完就被紅蓮狠狠的瞪了一眼。


“欸--這明明就是事實啊~”開心的湊近了些,對方像是賭氣般的撇過了頭。


幾分鐘後,暮人進來了。


“你這分家的廢物,命還真硬啊。”


“紅蓮才不是…!”優憤怒的準備衝上前,卻被紅蓮按住。


“'真是不好意思,中、將、大、人。'紅蓮是這麼說的。”移開對著紅蓮的視線,深夜有意無意地加重了中將大人幾個字。


“柊深夜,你什麼時候成了他的發話桶了?”暮人不滿的瞟像一旁的深夜。


“沒辦法嘛,誰叫紅蓮的聲帶受傷了呢。”


“算了。那麼紅蓮,你有反向得到什麼情報嗎?”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被問到的那一瞬間,紫瞳瞪大,雙手指節發白地緊緊抓住棉被,頭低著,肩膀不自然的顫抖。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他這不尋常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只要是和紅蓮共事過一段時間的人,都會知道紅蓮很擅長演戲、說謊和遮掩感情,但是現在眼前的舉動,絕對不會是演戲。


“……暮人哥,你下次等紅蓮穩定下來再來吧。”深夜的眼神裡帶著不容拒絕的堅定。


暮人淡淡地瞟向深夜,再看向紅蓮,便一言不發的轉身離去。


暮人走後,深夜馬上湊近顫抖著的紅蓮,“紅蓮?沒事吧?”


“紅蓮…?”優將手放上紅蓮的肩膀,原本想要安撫情緒的手卻成了反效果。


“嗚…不…!!”手搭上的那一秒,紅蓮突然像是觸電一般整個人彈了起來,驚恐地將搭在肩上的手拍開。


“紅蓮?”優輕輕喚了聲,眼裡盡是難以置信。


“抱歉,你們今天能先回去嗎?”看著明顯不對勁的紅蓮,深夜柔柔地下了逐客令。


等所有人都離開了以後,深夜一手抓住了紅蓮緊握棉被的手,紅蓮更加激烈的想將手抽回。但是幾個月沒有活動的肌肉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


“紅蓮,是我。”深夜將臉湊近,“紅蓮,看著我。”


紅蓮有些害怕的看進深夜的雙眼--自己在這兩個月以來一直希望能夠再次看見的人就在身邊。沒有吸血鬼、沒有刑具、沒有拷問、沒有來自真晝的蠱惑,就只有深夜。


深夜在這裡,就在眼前。想到這裡,紅蓮心中的恐懼開始一點一滴的褪去。


見紅蓮漸漸緩和下來,深夜手上一個施力,將紅蓮拉進懷中,用力地抱緊。“沒事了,我在這裡。”


“……”被熟悉的溫度環住,熟悉的味道充斥著鼻腔。一旦緊繃的精神狀況得到放鬆,所有情感就會同時湧上。紅蓮感覺眼淚就快奪眶而出。兩個月以來的無助、思念、恐懼、痛苦就快淹沒紅蓮的大腦。於是他費力的將雙手環上深夜--這個帶給他無限安全感的人的後背,並緊緊抓住他背後的布料。


接著,他放任自己弱小的一面展現在深夜眼前。


大概是他有意識以來第一次這樣大哭。


雖然聲帶可能因此恢復期要更往後延,但他管不了那麼多,此時此刻,他只想要在他懷裡發洩心中的恐懼與不安、只想要享受對方溫暖的懷抱。


深夜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精神崩潰的紅蓮。


不是沒看過他哭,但那都是靜靜的落淚、都是為了自己沒能好好保護家人而流下的眼淚。


紅蓮看似堅強,但他事實上卻比任何人都要來得脆弱,害怕同伴家人的死亡、害怕失去任何人、害怕被背叛,是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


紅蓮沙啞的哭聲幾乎撕裂深夜的心。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


“沒事了,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沒事了,沒事了…”深夜一直重複著同樣的幾句話,直到對方哭累了在自己懷中睡著。在將紅蓮放回病床上、蓋好棉被之後,他輕柔地拭去對方眼角的淚水,在眼瞼上再次落下一吻。


评论(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