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星星

【無題】深紅11

…真心認為暮人的心裡活動不好拿捏…

這次的比較長((下次更就會等更長…@( ̄- ̄)@






















“…唉…”


在此同時,因難得得到休假許可而早早就離開辦公室回到自己住所的柊暮人深深地嘆了口氣。


隨意的將軍裝外套丟置在沙發上,直直的走進臥房,撲倒在柔軟的床墊上,將頭狠狠的埋進自己最中意的枕頭。


'暮人。'


'是。'


'你回去休息吧。'


'欸?父親大人,我才…'我才剛到辦公室不到半小時…


'回去吧,你最近心不在焉的。'


'沒、沒有這回事…'


'我知道你之前盯著一瀨紅蓮的病歷資料走神了一小時,也知道你拿刀去完一趟醫院之後的情形。'


'呃…'


'回去吧。'


'…是…'


“…欸…”


不知道是不是最一開始讓一瀨家落入帝鬼冷宮的原因,一瀨家對於柊家的人來說有很大的吸引力。


尤其是一瀨紅蓮這個人。


先不說早在將近二十年前就已經對紅蓮死心塌地的真晝。深夜,那個原本只能以和真晝結婚為目標而生存、本應和他是情敵的人都已經陷入一個叫做一瀨紅蓮的沼澤中。


原本只是中意他的個性、喜歡他眼裡的狂放不羈。


結果卻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上了他淡紫色的眼睛、不知不覺中想要擁有他、讓他只屬於自己一個人。


自己竟然也在不知不覺中陷了進去。


或許深夜也是這麼想的吧。

所以才刻意讓自己看見那一幕。


中學時期的深夜,不知為何,知曉暮人所有的行程,或許是為了偷偷地和紅蓮交換情報而不讓他發現,又抑或是在計算著讓他目睹一切的時機。


那天他正巡視著校園,當他正走過那條可謂必經之路的走廊時,他發現教學樓中間在陰影之中的小巷有兩個人影。


必經之路,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

只是那條路能180度觀察建築物後、那些不容易被發現的位置。能明確的看見是否有敵人潛伏在這些地方伺機行動。


但那一頭白髮叫人怎麼認不出來。


紅蓮和深夜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看他們身上的運動服,看來是體育課呢。

應該在體育課的兩人怎麼會出現在這?

正準備開窗對他們喊出心中疑問時,深夜有了動作。


他往前傾向紅蓮,將兩人本來就不長的距離更加的縮短了,紅蓮一臉厭惡的想要推開,但泛紅的耳根和游離的眼神卻暴露了他不是有心想要推開和他很緊張的這個事實。


暮人的視力很好,能看見紅蓮臉上不正常的紅潮和他眼神的游離,卻還是沒能聽見或看清他們到底說了些什麼。但,接下來的發展竟然讓他憎恨起自己良好的視力。


聽不見他們究竟說了什麼,但知道紅蓮很激動的回嘴,臉上的紅潮更加的明顯了。


深夜的手輕輕的撫上紅蓮的臉。


'吶,紅蓮。看著我。'


明明聽不見也看不清,聲音卻實實在在的傳進了自己的耳裡。


視線裡,紅蓮真的聽話的抬頭,定睛在深夜臉上。


'這樣的紅蓮也很可愛呢~'


'閉、閉嘴!才、才不可愛!'


'呵呵。'


深夜捧起了紅蓮的臉,然後親了下去。


他看見紅蓮倔強的皺眉、看見了他們糾纏在一起的唇舌、看見了紅蓮臉上那一絲絲的陶醉、看見了紅蓮抓緊深夜胸前衣服的雙手、看見了紅蓮被吻的發軟、被深夜環住的腰支、看見了雙唇分開後牽起的銀絲。


還看見了深夜看向自己這裡、像是炫耀般的眼神。


他就這麼站在那裡,直到他們離開、直到下一節課的上課鐘響、直到手上用來紀錄的板子被傳來碎裂的聲音才回神。


是什麼時候呢?

不知不覺的喜歡上那雙眼睛、不知不覺的喜歡聽見他的聲音、不知不覺的去追尋著他的一舉一動、不知不覺的輸給了深夜。


當他得知紅蓮被俘後,他在周圍都沒有人時激動的揪著深夜的領子質問他為什麼沒有保護好他、為什麼要留他一個人在吸血鬼那裡。


結果他激動的吼了自己:


'那為什麼你要命令他去送死?!八位始祖!!不知道多少個貴族!!你明知道這有多麼危險!!'


'因為我相信你們會活著回來。'


'?!'


'那時候,紅蓮說因為我相信了他,所以他也相信我。你們一個個都回來了,沒道理他那個比你們強的人會回不來…'


'暮人哥你…'


'我先走了,等等要去商討如何進行紅蓮的營救行動。'


'暮人哥…'


'你也準備準備吧,你要負責帶隊。也去通知一下百夜優一郎,他也要負責。'


語畢,他隨即轉身往會議室的反方向離開。


'那你呢?'


聽見身後深夜的追問,暮人罕見的停下腳步。


他雙手緊握著拳頭,深夜幾乎能聽見暮人的骨頭在喀喀作響,良久,他才吐出一句話:


'…我…似乎沒有這個資格呢。'


接著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不再理會身後人的叫喚。


其實暮人自己非常清楚,紅蓮不可能會成為自己的所有物。儘管聽令於自己,但他的心永遠不會放在自己身上。


嫉妒。


多麼醜陋的慾望。

這麼不可一世的柊暮人也有。

不是權力、不是聲望、不是財富、不是資質。

僅僅是在嫉妒能站在紅蓮身邊、能親自照顧他、能安撫他、能給他安全感的柊深夜。

拿著刀去找紅蓮也只是為了抑制住體內正慫恿著自己趁虛而入的鬼。

怎麼會不想去見他?


“…唉…”


“我…真遜。”


因為一瀨紅蓮而像個情竇初開的青少年,真的是…


“真不像我…”


這時,暮人體內的鬼正開心著進行著如何利用紅蓮來奪走暮人理智的計劃。

-

-

-

-

-

-

-


『十年來的計劃,終於有機會實踐了嗎?』


评论(1)

热度(28)